欢迎来到黄良信息门户网!
您所在的位置:黄良信息门户网>社会>女学员被教练带到酒店开房性骚扰?山东一驾校回应

女学员被教练带到酒店开房性骚扰?山东一驾校回应

时间:2019-11-08 17:44:56 浏览量:4230

青岛市余女士投诉:

学习自己的驾照是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
她说在学习汽车的过程中,

遭遇教练的性骚扰。

这是怎么回事?过来看看!

俞敏洪:“请不要害怕,不要没有信心,勇敢为自己的权利而战,保护自己。”

面对镜头,俞敏洪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俞女士今年36岁,独自住在李沧区。2013年,她报名参加了国家体育驾驶学校的驾驶考试。然而,由于工作繁忙,她在2017年才选修了第一门课程。今年7月,她只有时间参加科目2和3的培训。

俞敏洪:“教练总是说你在赔钱。我教你赔钱,这让我很尴尬,所以我没有去驾校,他也不让我上车。”

俞敏洪说,男教练只给学员三天时间练习,但她仍然无法掌握科目3。为了顺利通过考试,余老师给了教练500元的私人教学费。由于教练白天必须带学生离开驾校,私人教学只能在晚上进行。8月10日晚,教练和余女士来到城阳西福镇开始了私人教学课程。

俞敏洪:“让我开四圈,然后在高架桥下开车。我练习了半个小时的照明。八点钟,他让我去酒店登记。我不同意。他强迫我脱下衣服和裤子,说天气又热又冷。”

俞敏洪回忆说,那天,在台风莱赫玛的影响下,车外下了一场暴雨。听了教练的话后,她惊慌失措,不知所措。

俞敏洪:“当时是夏天,我穿着棉t恤和弹性七分裤。这些衣服非常薄而且有弹性。他把手伸进我的t恤。那时我完全被吓傻了,那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。我根本没有回应。”

俞敏洪说,她正在月经期,对方没有继续。回到城市后,俞敏洪不敢和教练一起训练。她打电话给教练,要求放弃科目3的考试。

(电话录音)

蔻驰:“注意你说的话。”

俞敏洪:“你现在不承认吗?”

蔻驰:“你认为你给了我500元,我给了你一个对打,对吗?你是来欺骗我的吗?”

俞敏洪:“那你为什么摸我的胸部?”

蔻驰:“我告诉过你,你说我摸了摸你的胸部,这不是问题,你的大脑很清楚,好吗?”

俞敏洪:“你认为这取决于你吗?”

蔻驰:“我想让你参加考试,我想让你参加考试。”

俞敏洪:“你可以自己做。”

蔻驰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俞敏洪:“我现在不能开车。我有心理阴影。”

蔻驰:“那你现在不开车了,你能等到你的影子消失吗?”

教练在电话中否认骚扰俞敏洪,俞敏洪向驾驶学校报告了情况。9月9日,在驾校的配合下,教练退还了余的学费、考试费和私人教学费共计5000元。然而,俞敏洪一直有心理阴影。9月19日,她去了事发地西府镇的派出所,并报了警。

俞敏洪:“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审讯,教练拒绝承认,并做了记录,放了他。”

此时,犯罪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警方没有收集任何证据。性骚扰事件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大谜团。

俞敏洪:“警方告诉我,当他的手抓住我的胸部时,他手上会有dna信息。即使那天晚上我洗了澡,我仍然可以保留一两天。”

这是那位女士说的吗?由于教练的训练地点不固定,接线员给他的手机打了电话。

蔻驰:“她是我的学生,想向我借钱。我没有借给她。她找了个借口,最后陷害了我。她向我要了5万美元,我没有答应。她的考试很快就会取消,而且她不能退还学费。她有大脑问题和严重的抑郁症。她只想敲诈我。她故意做了一个推断。”

教练不想面对镜头,简单介绍了发生的事情。他说法律会给他公正。接线员确实在这名妇女的家里看到了镇静剂,但是俞敏洪说,由于训练,她承受了太多的精神压力。

学生和教练互相指责,没有人能提供有利的证据。这一事件仍笼罩在雾中。那么,教练在晚上提供私人课程合法吗?后来,接线员来到了全运会组。驾驶学校的校长蓝也拒绝见面,只同意通过电话交流。

兰校长说,私人课程是学生和教练之间的私人协议,课程中出现的问题不应该出现在驾校。“有没有性骚扰,我这么说,他们的个人问题,我们是企业,我们无权参与这件事的调查,既然是警察,还是要相信公安机关。事故发生后,驾校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。我们还指示教练退还所有费用。没有其他想法,想法和想法,就不可能支付私人学费。因此,在这种情况下,我这样告诉你,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天津十一选五 贵州十一选五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江苏快三购买